离开谢府的时候,谢清璎抬头看一眼天空。

    夜空中,繁星满天,月se皎皎,像极了大半月前在京郊那一夜看到的月光。

    她又想到萧尘陌。

    不知他的伤怎麽样了?

    知道她是nv子,他是何反应呢?

    愤怒吗?

    她心中忐忑,忍不住问李茂全:“李公公,皇上他……这j日可好?”

    “这个稍候您见了便知,恕奴才不便多言。”李茂全笑眯眯地道,对她的态度与先前并无二致。

    谢清璎看他那样子,便知是问不出什麽了,於是只好忐忑地上了软轿。

    越靠近皇权的中心,街道上便越安静。行了大半个时辰,一路过宫门,入紫禁城,又入後宫,等到轿子停下时,已经接近亥时了。

    谢清璎在李茂全的搀扶下下了轿,看一眼四周。<script>s1();<\/script>

    只见位於眼前的是一座巍峨的宫殿,透过宫灯,清楚地映照出“玉露殿”三个大字。

    殿前已经站了数个身着宫装的宫nv,见了她,一齐下跪行礼,口中道:“见过小主,小主金安。”

    小主……

    谢清璎微微垂睫。

    在宫中,只有皇帝的nv人才被唤作小主。

    但她现在,是犯了欺君之罪的罪nv。

    她也不熟後宫礼仪,便张口让众人起来了。

    又问身侧的李茂全:  “李公公,皇上呢?”

    “小主别急,一路辛苦了,先让这些奴才们伺候您沐浴吧。”

    李茂全话落,马上便有四名宫nv走至谢清璎身旁,道:“小主这边请。”

    谢清璎无奈,最好随着她们往殿内深处行去。

    此前她从未来过後宫,此刻尽目而观,只见殿内处处锦绣雕梁,软帐轻纱,每一张桌椅,每一挂壁画,都是出自大家手笔,奢靡不凡。

    随着宫nv行了数十步,经过了一扇大门,便来到了浴池。

    入眼所及,只见这浴池甚大,抵得上寻常人家一整个房屋,可容纳数十人都有余。

    浴池内外均以莹澈如玉的白石铺砌,内里玉一般的白石壁和白石底上刻有许多的鱼龙花鸟状浮雕纹饰,千变万化,神态各异,随着池水的流动,满池的鱼纹花影也逐着水波轻轻荡漾,仿若活物一般。

    谢清璎进来後,先前随她一起的四个宫nv,马上便开始井然有序地忙碌起来。

    一个端赖沐浴的香料,一个往氤氲冒着热气的池水中撒着玫瑰花,另外两个则走至她的身侧,准备为她宽衣。

    谢清璎素来不惯在下人面前坦x露t的,忙抱x道:“多谢j位姐姐,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来便好。”

    那四个宫nv闻言,互看了一眼,随後很快恭谨着行礼退了出去。

    等室内无人了,谢清璎这才吐出一口气,缓缓褪去全身衣物,踩着浴池边一级级的白石台阶,步入水中。

    水温正合适,闻着除了香味,还有一丝丝硫磺的味道,谢清璎猜测,这约摸是引了宫外眉山上的温泉水。

    她靠在池壁,看似漫不经心将池水浇到自己的身上,实则心中却焦急如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