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方年愣愣地看着身边的人。

  当年他们好成那样的时候,她都没这麽唤过他。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曾经你以为会相伴一生的人,他的身边如今却有了别人,还跟那个人之间,有了比跟你更多一些的亲密回忆。

  方年一下子觉得无法呼吸,她朝旁边的宋泉说了声“我去下洗手间”,便匆匆离席。

  出了包厢,她的眼泪马上就落了下来。

  以前没亲眼看到还好,便可以自欺欺人,安自己那些都是假的,她的江遇一直还ai着她、等着她,如今,梦该醒了。

  站了j秒钟,有f务员来上菜,看着她一个人站在门口、低着头,皆是略带诧异的打量。

  方年清醒了一些,她去洗手间擦乾眼泪,补了下妆,对着镜子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这才再次回到包厢。

  江遇还在她身侧的位子坐着,似是心有所感,在她进门的那一刻,两人的目光在空中j汇。

  方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是什麽样的,当了演员这麽多年,论理说她早就该学会了逢场作戏,可当面对江遇,她永远不知该如何伪装。

  而他,倒是淡然,依旧是清清冷冷的姿态,看她的目光晦暗难懂。

  “师姐,你没事吧?”宋泉轻声问。

  “没事。”方年强笑着摇头。

  接下来,又是j轮推杯换盏,方年虽然推了一些,但也架不住情势所b,还是喝了好j杯。

  宋泉是个新人,更是被灌了许多。

  而江遇则一直低着头把玩手机,他是影帝,脸上自进来後便一直带着淡淡的不耐,因此倒是无人敢烦他。

  吃完了饭,又闹着要去唱歌。

  方年一晚上如坐针毡,当下忙笑道:“导演,我有些不舒f,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你们好好玩。”

  她的双颊因为酒意上涌而红了一大p,一看便知是有些醉意。

  j个nv演员正看她不顺眼,当下忙附和道:“既然喝醉了就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宋泉也一旁道:“师姐,我送你吧?”

  方年正要拒绝,一旁的江遇已经起身,淡淡道:“我也先回去了。”

  “江遇,”石岩看着二人,笑道:“你刚好顺路带下方年吧,大晚上的一个nv孩子不安全。”

  一旁,苏嫣脸se微变,看着方年满含妒意,yu言又止。

  她此刻实在纠结,既想跟着一道回去,不给任何nv人接近江遇的机会。

  可又舍不得错过跟制p人搞好关系的良机,毕竟,这部戏拍完了,她还想要下部呢。

  正想着,对面江遇已经起身往外头走了。

  而那个虽名声不好却十分漂亮的方年,在旁边人的c促下,也忙跟了上去。

  苏嫣只好作罢,眼底狠毒之se一闪而逝。

  秋日的天,夜里的温度比白日要低许多。

  方年喝了酒,出来被冷风一吹,感觉头痛得更厉害了。

  其它地方还好,光着的一双腿已经起了jp疙瘩。

  江遇瞥了她一眼,微微皱眉。

  上车之後,他吩咐司机:“

  开一下空调。”

  方年一怔,江遇一直是不怕冷的人,何况今天穿得也不少,那麽他这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