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深入,不断收紧的阴道和子宫完全逃避不开被极度操弄的命运,淫腻不堪的甬道里抽击声不断,被压在胯下的少女从高亢的淫叫,一直到细喘无声的泣哭,无论如何哀求呼唤,男人再也没有放开她

    “射满,求哥哥射满我啊啊啊~~”

    古代扮演可怕的皇叔六皇叔

    身为公主,花璃并不受父皇宠爱,甚至在十岁之后,她被许多人遗忘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她的父皇,以至于她今年十七了,还是个幽居在平阳宫无人问津的老公主。

    听闻前日里小她两岁的十二公主成婚方才一年便诞下了龙凤胎

    花璃在佛龛前又跪了一整夜,她不求未来驸马身家几何,便是平民出身只要她能嫁出去,她也是愿意的。大概是苍天难得开眼,五月底,她接到了赐婚圣旨。

    且因年初时,北狄戍族进犯,肃亲王领兵出征,这一仗打了好几月,大军一路杀入了王庭去,北狄十六族俱灭,如今肃亲王凯旋归朝,一大批的有功之臣等待奖赏,皇帝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没出嫁的公主来。

    花璃的赐婚对象乃是肃亲王麾下兵马提调大将军的长子,年方二十已是军功赫赫,不可多得的少年将才,这般美事,以至于花璃一扫对父皇多年的怨怼,日日抱着圣旨喜极而泣。

    日思夜盼终于等到大军归朝,宫宴当夜,花璃是要入席谢恩的,她母妃去的早,无依无靠这些年也没有多少东西傍身,连身上的宫装也是难得拿出的半新不旧,小了几寸的花神裙衫箍的纤腰娇蛮若柳,连绣花宫鞋也略是挤脚。

    好容易走到了御花园中,不堪挤压的绣鞋便开了线,自是不能再穿了,急的花璃蹲在地上无可奈何,宫宴就要开始了,她实在找不出第二双能穿的鞋子,捧着烂掉的绣鞋,豆大的泪珠一颗接一颗的落。

    “小璃”

    自背后传来的男声沉稳凛冽,吓的花璃浑身一僵,除却早亡的母妃,好些年没人这般叫她了,迟疑的回过头去,逆光而立的男人异常高大,身穿紫金蛟龙蟒袍,通身慑人的戾气瘆人。

    男人看着少女茫然的惊慌,冰凉的薄唇勾了勾,向前几步蹲在了花璃身旁,目光落在那只绿草中莹白细嫩的莲足上,忽而有些炙热。

    “不识得本王了你八岁的时候还唤我六皇叔呢。”

    花璃看着男人那张俊美异常的脸,忽而想起了什么来,若是旁的皇叔,她可能是记不得了,但是六皇叔这手握景国半壁江山,连她父皇都害怕的肃亲王,她还是知道的。

    “六,六皇叔。”她怯懦的小声唤了唤,泛着泪光的眸儿若大,弯长幽黑的眼睫颤抖着掩藏对男人的恐惧。

    肃王笑了笑,这般软糯的声音还是和幼年一般,撩他心扉

    “小璃的鞋子不能穿了,起来吧,皇叔带你去找双鞋子。”

    花璃正要摇头,却被肃王一把打横抱起,娇小玲珑的身子惊慌的在他怀中扑腾了几许,一面惶惶说着:“不,不用了,皇叔我不要鞋子了。”

    “那可不行,乖,皇叔带小璃去找双最好看的鞋子。”

    作者菌ps:早就盯上小兔子的禽兽皇叔x不听话要嫁人的小公主

    古代扮演可怕的皇叔人见人怕的大变态

    花璃总觉得六皇叔有些奇怪,就像这会儿,他手中明明拿着鞋子,却迟迟不给她穿上,他好似在看她的脚,那种眼神让她毛骨悚然,她本能的将赤裸的双足藏进裙摆下。

    “伸出来。”

    肃亲王忽而皱眉,满是煞气寒戾的目光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