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带被人解开,虚软的小手忙去捞裙子。

    “解了阿璃的裙子,师父才能和你做开心的事情呢。”

    男人微凉的声线风轻云淡,修长的手指稍稍用力,就将少女腰间的两层长裙扯下,光裸裸的两条玉腿无措的分开着,连小裤都未穿的腿缝间,就看那娇花一样的小嫩逼紧紧闭着,留下一道粉嫩的小缝,诱人的等待被侵入。

    酒意麻痹了大脑,少女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私处已经完全暴露了,而是用水雾迷蒙的眼儿看着白袍胜雪的俊美男人,痴痴笑着:“师父不对,你明明是大师兄啊”

    大师兄三个字已经触怒了薄霆,他神色从容的没有半分不悦,并拢了双指,对准少女紧闭的小花缝猛的插了进去,在花璃尖声叫喊的瞬间,陷入嫩肉中的双指狠狠的往湿热深处钻入。

    他唇角微扬,温柔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阿璃乖,喊师父。”

    突然的异物插入,疼的花璃差点背过气去,手脚并用的想跑,却被薄霆一把按在了床上,拔出的手指又从身后捅了进来,挤着密实的花肉生生搅弄。

    “师师父好疼啊”

    娇小的少女被压制的死死,血色褪去的小脸恐慌的挣扎在床畔,回过头看向正在施暴的男人,疼意让她有了几分清醒,大致看清了那道身影和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师父啊啊”

    深插在肉璧甬道中的双指狠狠旋转着,渐起的淫腻润滑在骚肉中,紧热的让男人爱不释手,大掌扣住少女光裸的阴户,更加肆意的玩弄起来。

    “阿璃知道师父有多么喜欢你的小嫩穴么每天晚上师父都会将手指插进来,在里面抹上师父的精水,这般滑嫩的肉儿,每次都吸的师父发狂,今天终于不用忍了。”

    花璃被吓傻了,穴儿里抽动的手指异常清晰,修长的指腹淫邪的摩擦着穴肉,又恶意的顶弄着敏感的部位,抠挖的她全身发抖,又刺激又害怕。

    “放开我放开呜呜不要”她惊吓过度的挣扎起来,挥舞着小手抓住床栏想要逃离插在甬道里的东西。

    薄霆却将她一把拽回了大床中央,硕大的夜明珠炫亮了内室,做着最下流无耻事情的他,依旧优雅的如画中仙人,从湿漉漉的小穴里拔出手指,目光清冷的看着腻滑的水光,若有似乎的笑着。

    “不要阿璃怎么能不要,知道为师等待这一刻多久了么乖,很快你就会知道为师有多爱你了。”

    “啊你走开走开”

    没有了手指搅在穴儿里,花璃手忙脚乱的爬到了床内侧去,蜷缩成一团恐惧至极的看着榻畔的男人,腿间微微的生疼让她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噩梦。

    薄霆难得轻笑了一声,当着花璃的面,用舌头舔了舔指间的淫腻骚水,忽而目光一凛,看着逃无可逃的少女,愉悦极了。

    “阿璃跑不掉了”

    古代扮演黑化的师父师父已经插满你了 h

    古代扮演黑化的师父师父已经插满你了 h

    跑不掉了跑不掉了这句话成了花璃的梦靥,她陷入了这个可怕的梦中,梦中的她在尖叫着,拼了命的挣扎也敌不过师父的撕扯,这是第一次,她在神人一般的高冷师父脸上看见狰狞的扭曲,刻画着爱而不得的疯狂。

    “阿璃是师父的,知道吗生生世世都是师父一个人的。”

    花璃在哭着发抖,雪白精致的小脸被师父按在凌乱的被褥间,淌着眼泪的颊畔被师父用舌头舔弄着,变态的粗喘迷恋,让她惊恐极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