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东西托你带给吴俊,他跟你在一个小区的,对吧。”他淡淡的说着。

    她只能点了点头,吴俊确实跟她住一个小区。

    “那跟我去拿吧,放心,车子不会走的。”

    她还有些犹豫,司机大叔却适时的探了头过来,笑道:“放心吧小姑娘,我在这等着,记得加钱就行。”

    这地方这么荒凉,司机愿意等,只加钱她自然是愿意。

    别墅虽然大,却没有人,雕花的大门被他用力推开,空旷的大厅光线有些暗。她蹑手蹑脚的跟在他的身后,慢慢的上了二楼。

    “我家漂亮吗”正在拿钥匙开门的他,突然回头问了她一句。

    平心而论,这是栋漂亮奢华的住宅,她是第一次见。

    “漂亮。”

    他推开房门,站在门口引她进去。

    “来吧。”

    他似乎在笑,可惜她却没在意,穿着帆布鞋的脚才往前踏了一步,却突然闻到了一股诡异的香味,有些不对劲接着,她的身子开始发软,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救命”

    在倒下去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落入了一个冰冷的寒洞,深深陷入。

    现代扮演无助的少女再哭,就要操你了

    花璃有意识的时候,双臂似乎被什么冰凉的东西高高挂了起来,骨节间扯的生疼,她难受的呜咽着,口中却被一个球状物体堵塞住了,皮质的袋子紧紧的扣在她的脑后,让她无法将带孔的口球顶出。

    “唔唔”

    她惊恐的睁开眼睛看向周围,空旷的房间里摆放着很多奇怪的东西,更不妙的是她正被锁在一个架子上,幸好身上的衣物还在,只一双手腕被手铐牢牢的锁住,怎么都挣不开。

    脚上的鞋子已经不见了,赤脚踩在冰凉的地砖上,刺骨的的冷意从脚底一路往上蔓延,她想尖叫,想要求救,却只能听着自己无助的细弱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晕倒之前的事情她还记得,想起薄霆那个让她不寒而栗的笑容,她的头皮都在发麻,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很危险。

    “醒了。”

    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很突兀,蓦然的惊到了花璃,她努力的扭过头想看看身后,却只能在脚步声沉沉传来时,用余光看着慢慢走近的男生。

    “唔”她在恐惧的躲避,可是手铐的一端缩在铁架的扣子上,她只能扭动着姣好的身躯。

    忽而,一只手环上了她的腰间,在她惊骇的呜咽中,握着她纤细的小腰轻轻揉捏,一股带着淡淡烟草味的灼热气息随之喷洒在她耳后的一截雪颈上,吓的她瑟缩发抖。

    “很害怕”

    冷漠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玩味,他似乎很享受她的害怕,湿濡的舌头在嫩白的后颈上舔了舔,锁住的少女就惊呼着哭了。

    虽然只是轻轻的舔了一下,但是那一下的惊悚不亚于被毒蛇缠绕住脖子一般,花璃惊慌的摇头,踩在地上的双腿都吓的发软了。

    死寂中传来了薄霆的笑声,他徐徐走到了她的面前,身上的白衬衫一连解开了好几颗扣子,肆意的露出坚实的胸膛,和他儒雅的俊颜相比,完美的男躯诠释着几分野性。

    “哭了知道我有多喜欢看你哭的样子吗乖,不要哭了,不然我会忍不住的。”

    他用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抬高,貌似心疼的替花璃擦着源源不断的眼泪,锐利的眼中已经有了一种近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