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不住寂寞找上了门,只差临门一脚了,他也不再迟疑。

    “好,都依了嫂嫂。”

    如此浪荡淫娃的勾引情形不知多少次出现梦中,今日倒是美梦成真了。薄霆解着裤带的手都激动的在发抖,浑身冒着骚香的嫂子,正饥渴的等着他来肏呢。

    从那裤中放出的阳具大的骇人,花璃只看了一眼,就羞涩的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舔着嫣红的嘴角不住说:“小叔的肉棒可真巨硕,且用力些,我受的住~”

    青筋蓬勃的大肉柱一柱擎天,狰狞的挺立在男人的胯间,单是那圆大如蘑菇的龟头,足叫花璃腿软,更不消说粗若儿臂的棒身了。

    “往日倒不知嫂嫂这般淫荡欠操呢。”薄霆扶着肉棒揉了揉,过度亢奋中的阳具已经胀的发疼了。

    古代扮演守寡的嫂子淫水被干的直喷 hhh

    古代扮演守寡的嫂子淫水被干的直喷 hhh

    寡居多年,午夜都只能用手指轻插自己获得慰藉的花璃,饥渴的需求着那根大肉棒,空虚的阴穴里奇痒难忍,一波又一波的热液涌出穴口来,还没被插入,就已是浪叫骚媚了。

    “好人,好小叔,快些的吧嫂嫂这嫩洞痒的不行了,快快的来肏奴家吧~”

    有悖伦常的禁忌让薄霆也是刺激不已,看着如花似玉的嫂子,心一横,扶着肉棒就抵上了湿淋淋的穴口,圆硕的龟头用力往里挤去,连带两片桃唇都给插了进去。

    “啊啊真生畅快,再入进来些”

    温热的嫩肉争先恐后的吸嘬着肉头,棒身甫一进去,就被剧烈的缩动裹的入上天堂,莫说是嫂子叫的哀婉生媚了,连薄霆都忍不住低吼粗喘起来。

    “嫂嫂莫夹,这里面的肉儿快要了我的命了~”

    膣内紧致的不可思议,却又比那处子多了颇多成熟妙处,密密实实的曲折幽深,简直就是极品中的销魂窟,越是往里插,薄霆的后背就僵的厉害,透骨的酥麻噬魂。

    瘫软在椅间的花璃刺激的咬着手指仰面呻吟,渐渐被填满的骚穴是她做梦都想要的爆满,吸着小叔的巨棒,她淫荡的扭动着腰肢,迎合他的嵌入。

    “奴家,奴家才是要被小叔插的魂去了,太粗了~啊”

    他略带薄茧的大手掐住了她浑圆的臀肉,使劲的揉捏着,一鼓作气将肉棒填入了淫穴中,潺潺的水声随之溢动,顶在花心上的片刻,两人都闭目满足的吟喔起来。

    “好嫂嫂,我可要肏了,忍不得了”不曾碰过女人的薄二少甫一开荤腥就亢奋的要发狂,不待嫂子发声,就如狼狗交媾一般凶猛的挺动起胯部来。

    “啊啊啊~”

    飞速的操弄,撞的花璃抓紧了扶臂,骚媚的花心直被他的大龟头顶的酸软发麻,巨大的满足和快慰让她眼花缭乱,砰砰砰的水声不断从两人相连之处发出。

    “肏,肏死我了~小叔~呃呃呃”

    粗硕的巨棒硬邦邦的摩擦在娇嫩的肉璧上,没有过多技巧的进进出出,依旧干的花璃浑身香汗淋漓,绷紧的腿间泛起的极乐欢愉,舒服的魂都飞了。

    “往日就想这么入嫂嫂了,且看你那姝美的样子,真不知这蜜洞的滋味是这般骚呢,爽不爽”

    他但凡重顶一下,就要问花璃一句,若是她回的慢了,下一次插入的冲击力就更凶,连番的高度刺激,爽的花璃大脑一片空白,半躺在椅间剧烈颠簸,一双玉腿早是缠上了小叔的腰间。

    浓烈的男性气息彻底征服了淫荡的她

    敏感万分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