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直扭屁股,显然是在邀请他的插入。

    前穴里塞的满满当当,后穴自然就感觉到了空虚,大龟头轻磨在花褶上,花璃激动的心头狂跳,正巧薄霆将毛笔齐齐插在骚心上,花璃攥紧了手呜咽着抽吸。

    “嫂嫂这后面的洞儿也骚的很,痒吗让我用肉棒替你填塞一下吧,淫货。”

    花璃全身心的放松等待插入,沾满了淫水的龟头轻松的挤入了紧致的小菊花里,往里推入才感到极度的紧致,不同于前穴的细密嫩肉,肛道的缩动箍的肉棒生疼,可就是那丝丝的疼混杂的美妙蚀骨。

    “干,这淫洞也是难得的妙处。”

    薄霆粗喘着,初开的菊洞过分紧致,插到深处时,光是在里面停留的片刻他都爽的头皮发麻,尝试着抽插,箍紧的洞口吸的鸡巴差些泄了。

    “唔唔唔~”

    连带小嘴蜜穴,三个洞被同时塞堵的刺激差点让花璃疯了,菊洞里的抽插正在加速,前穴里的汩汩淫水已经打湿着笔杆,顺腿淌下,如坠云端般飘飘欲仙畅快满足。

    薄霆一边进出着淫洞,一边抽插着前穴的一把毛笔,干的快时,还用巴掌扇打着花璃翘挺的浑圆臀儿,淫浪的话接连而出。

    “欠干的淫娃荡妇,两个骚逼都快被操翻了,若不是塞着你的嘴,怕是浪叫的整个府中都要听见你的声音,操”

    狂风骤雨的拍击撞弄是花璃有生之年最为爽乐的一刻,塞满口中的狼毫已经被口水侵蚀,被小叔胯部撞的一颠一簸之际,娇媚如丝的眼儿涣散迷蒙,已是分不清身在何处了,只知道随着两处洞儿的刺激,渐渐攀上极乐的巅峰

    古代扮演可怜的圣女魔教小圣女

    花璃生于魔教,长于魔教,十六岁这年更是成为了魔教圣女,繁复的仪式还没有结束,总坛便遭到了几大门派的联合围攻,前不久还在庆祝圣女接任的云苍崖上,此时已是尸横遍地。

    “啊”漆黑的地道里死寂沉沉,仅凭着手中的夜明珠,花璃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好几次被绊倒摔在地上,疼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圣女可无碍快些起来,若是迟了,出口怕是很快就要被发现的。”

    朱雀急忙一把扶起花璃,见她并无大碍也不敢停歇,拽着她继续摸着石壁往出口跑。

    “三护法,我哥哥呢”小圣女被拉的踉踉跄跄,被娇养了十来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逃亡的情况,约莫是方才见多了尸体吓到了,这会说话都是哭着。

    “教主会从别的地方离开,圣女放心,朱雀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到了地道的尽头,朱雀尤为小心的拧开了机关,厚重的石门开启瞬间,明媚的阳光刺眼,花璃捂着眼睛被朱雀拉出了地洞。

    “圣女,我们出来了”

    朱雀的话音刚落,原本静谧的山林里突然多出了数十人,拿着长剑将她们包围了起来。

    “让我看看,似乎抓到了一只小兔子呢。”

    被朱雀紧紧护在身后的少女娇娇小小红着眼睛,可不就活脱脱的像只小兔子么,在她抬起那小脸的瞬间,周遭的男人无不是惊艳不已。

    一点朱砂在额间,姝美如画,惊鸿冶丽

    “这便是魔教的圣女”

    戴着面具的男人负手站在人群之首,笑的很是肆意,微冷的目光一直落在瑟缩躲藏的少女身上,意味深长。

    朱雀紧张的握住了手中的流月剑,大抵猜出了那男人的身份,嗤笑道:“你们这些狗东西,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