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可谓是狂热的可怕。

    踢踹的脚被抓住了,连带鞋袜被男人一并脱下,露出莹白泛粉的脚儿,花璃被他肆无忌怠的目光看的忍不住尖叫,恐慌又愤怒。

    “小姐的脚好漂亮,这么白这么嫩,真想吃一口。”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牙齿咬着嫩肉软滑的脚背,舌头轻舔,心神俱是亢奋的,忍不住舔舐起来,只是吃着她的脚,他感觉自己都能射出来了。

    花璃被他这般淫邪变态的举动吓到了。

    “不要不要滚啊”

    薄霆终于松开了她的脚,花璃连滚带爬躲到了大床内侧瑟瑟发抖,是真的怕了他,而站在床畔的男人开始褪去身上的衣物。

    绣着飞鱼的外袍、红色的中衣、再到抽去裤带、解开亵裤

    “你要干什么滚出去不不要过来啊”

    花璃尚不解男女之事,只是从教养嬷嬷们口中知道个大概,故而日常都是与男子保持应有的距离,何尝如今日这般,看着高大如胸的男人一件一件脱去衣物,露出那危险又可怕的东西来对着她。

    “我要做什么,小姐等会儿不就知道了。”

    他上了床来,拽着花璃的脚将她扯到了中央,欺身压了上去,娇软的她很快就被制住了,薄霆本是不想如此粗暴的,他也想温柔的呵护他的小姐,奈何花璃是从心底看不起他,她厌恶的目光触怒了他。

    “这都是小姐逼我的,可能会很疼,不过无妨,每个女子都要疼这么一遭,只为自己的夫君。”

    扯开她的衣裙,布料撕碎的声响不绝于耳,他甚至兴奋的红了眼,看着一寸寸渐露的冰肌玉骨,才发现小姐从头到脚都是美的让人窒息。

    花璃一直在挣扎,藕白的玉臂抵在男人的肩头,裸露的后背玉臀,到处都是男人手掌抚摸的滚烫,她开始哭求:“不要别这样求求你”

    薄霆兴奋的粗喘着,舔着在她乳房上留下的牙印,峭立着樱桃果儿的奶子浑圆又雪白,大力的捏了几把,便去舔花璃的泪水。

    “别哭,小姐别哭,还没开始呢,我就是如此的卑贱,一心只想得到你,不管用怎样的办法都可以,知道吗所以我不会停下来的。”

    她的身体到处都充满了诱惑,极致的软,蛊惑的香勾引的他哪处都想摸,哪里都想去舔,卑贱的血脉里都叫嚣着占有她。

    “我要操小姐,插满你的嫩洞,不停的干你,让你哭,让你骚,好不好”

    花璃吓的小脸惨白,到口的咒骂尖利刺耳,却也抵不住男人更加无耻的举动,他扯开了她的双腿,竟然用嘴去含住了她最为私密的地方

    “啊啊”

    他用舌头来回的舔着细嫩的花缝,甚至用牙齿去逗弄微硬的小肉蒂,舌尖去顶她细不可见的屄口,直到有了一丝不同的湿润溢出,舔吸的声音渐渐响了起来。

    嘶溜嘶溜。

    “真好吃,小姐是流水了吗又黏又腻,不过很香哦。”

    古代扮演中落的小姐会不会喷尿出来h

    花璃羞愤欲绝,当初这个秣马奴留在家中时,她只见了几次就觉得这人的眼神很可怕,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身为大家小姐,如此露骨的目光怎么能接受。

    所以她便让父亲将此人杖毙,不过是个签了死契的低贱奴仆罢了,却不想他逃出生天,还卷土重归。

    身下私密处尽是牙齿啃咬舌头卷弄的感觉,她搏命的挣扎,只换来更羞耻的对待,大掌蹂躏着娇嫩的胸脯,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