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尿液渐止,薄霆才用手去揉花璃的肚子,平坦的雪白缩颤的厉害,轻轻抚摸着才让她缓解了几分,再看那滴着花蜜的娇艳花口,喉头忍不住滚了滚。

    “现在,我这个卑贱的秣马奴,可要操小姐的淫穴儿了。”

    古代扮演中落的小姐我肏的你爽吗hhhend

    花璃被放了下去,俯趴在台面上,发软的双腿勉强踩在冰凉的地面,尿液喷湿的镜面渐渐清晰,透过散乱的发,她看着男人从后面扶起她的腰,紧接着,一团炙硬火热的东西顶在了腿心。

    “啊”

    那东西比起假阳具更加可怖,撑开充血的阴唇,才挤入一个头,圆硕的硬度填的花璃眼泪直落,两性肉体的契合缓缓加深。

    “骚货,别夹的这么紧,马上就能好好操你了。”薄霆双掌握着花璃颤抖的腰,低头间只见自己的阳具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忍不住用手去揉捏花璃挺翘圆润的屁股。

    她太紧了,每一分夹缩的力度都挤的肉棒酥麻发痒,后背不断腾起的快感直冲脑门,无边的狂乱吞噬着他最后的理智。

    湿漉漉的肉璧细嫩,用手指感受自然不及置身入内的感受,湿热绵软,紧致异常,美妙的让他红了眼,重重挺腰间,水润的啪啪声,一声接一声响起。

    “呜呜不呃呃呃”

    那是一种假阳具顶撞不出来的巨大力道,花璃撅着屁股,每一下都被薄霆贴上来的胯部撞的往前一倾,灌注在肉棒上的狂猛,捣的甬道花心又痛又爽。

    淫乱不堪的粘稠被肉柱无情摩擦在嫩肉中,少女情不自禁的开始骚乱的娇吟,从细弱无力到渐渐高亢,终是承受不住男人勇猛的操干。

    “小姐,我肏的你爽吗骚肉吸的好厉害呢,不给我干现在你的浪逼可是舍不得我离开了吧。”

    薄霆俯身,腰胯间的大幅撞击让他身心上都是无比畅快,唇齿含咬着花璃纤细的脊骨,寸寸舔舐着她的雪肤,曾经高贵的小姐,现在也不过是胯下淫叫的荡妇罢了。

    甬道里塞的太满了,再承受大力的抽插,花璃被干的头晕目眩,盆骨缩动,肉璧颤栗,粗暴的顶弄让她尝到了更加可怕的快感,不容她拒绝,不容她迟疑,撞击处的电流已经往周身冲击。

    “啊啊~太重了呜嗯不要不要进来了~”

    握着她不安狂扭的纤腰,薄霆擒住了她的一只手腕拧在背后,这种状似于骑马驰骋的前冲后退,让他掌控住了花璃的一切,双腿间飞溅的液体越来越多,甚至双腿撞上来,都是湿亮的水声。

    花璃仰着雪颈,不可避免看着镜中的情形,虽然看不清下体间的媾和,可是如野兽一般的男人,那狰狞的表情吓的她深深恐慌,再这么撞下去,她的腰怕是都会断掉了。

    无暇多想,层层累积的极乐舒畅让她迷离尖叫。

    小屁股被男人无情的扇打着,可就是这样的凌虐,让她感觉万千快感已经漫过了头顶,忍不住去迎合男人顶入的狰猛,丰沛的淫液泌满了肉洞,契合更加和谐,这个被她鄙夷的贱奴,已经让她无力抵抗了。

    “撞我啊好舒服”

    娇吟断续,深深刺激着男人,充分的碾磨抽插已经饱和,重力的挤入已经痉挛的肉屄,陷入花心的龟头已经开始渗出水液了,强烈的愉悦收缩,更快的抽插猛烈的可怕。

    “淫荡的骚妇嗯~干穿你让你不给我操小姐,我的,你是我的”

    花璃的浪叫被操的变了声,比刚刚被假阳具插泄时哭的还厉害,她总觉得男人的肉棒抵进了一个她无法承受的深处,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