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王死了,只因在宫中看戏时热暑过重,抬回齐王府后,当夜就去了

    花璃褪下了素日王妃的装扮,由着侍女们替她换上素服麻裙,坐在梳妆台前,她还是恍惚的,她生的极美,齐王却最爱她一双美目,总说里头像是淌着一汪春水,恬静潋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珍藏。

    如今,这一双盈盈美目一夜间失了灵气,死沉沉的红肿,却又显露着另一番娇软无依的楚楚动人。

    “王妃节哀。”

    节哀如此哀痛如何能忍,她与齐王自幼青梅竹马,人人都说是金童玉女最相配不过,如今才成亲一年有余,他竟然撒手先去了,留下她一人独活

    见花璃又哭了起来,侍女们也难过不已,上京里谁人不知齐王夫妇鹣鲽情深,无不是艳羡,那般神仙风骨的王爷,却英年早逝,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王妃莫哭了,前头传话来,说是御驾再有半个时辰就要到了。”

    花璃趴在台面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甫一听见御驾,握着桌沿的玉指蓦然抓紧,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咬牙切齿着。

    热暑过重不治她比谁都清楚夫君是怎么死的,抬回府时,连话都没跟她说上一句,就喷血而亡,死不瞑目,除了中毒还能是怎样

    敢给亲王之尊下毒的,普天之下除了那个人,又会有谁

    “去,将王爷送给我的匕首拿来。”

    御驾到时,花璃动也未动,一直跪在齐王的灵前,往金盆里扔着纸钱,晶莹的泪水一滴接一滴的落着,惨白的侧颜美的愈发惊人。

    听着外间山呼着万岁,她冷笑的嘴角渐渐抹平了下去,低着头,继续不声不响。

    “都出去吧,朕有些话要与皇兄说。”

    帝王之声如暮钟沉沉,跪满堂的人如水退了出去,大门闭上时,偌大的正厅里只剩下花璃未走,侧目的余光看着皇帝朝自己走来,心中愈发紧张激动,捏紧了手中的纸钱。

    “阿璃,节哀。”

    做了皇帝就是不一样,连皇兄的未亡人都可以唤小名,花璃不着痕迹的将手探入袖中,摸着自己藏好的匕首。

    “皇兄年纪轻轻便去了,朕与母后商定,将你带回宫去,不会教你一人孤独的守在王府。”唯一域名最快更新m.ifuwen.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