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汇报里,蒋白棉依旧没提雷纳托主教罹患“无心病”那晚,疑似“幽姑”的注视。

  一方面是她觉得“旧调小组”目前还在红石集,还在警惕教堂势力范围,还在“幽姑”关注的地方,主动外泄这件事情说不定会引来执岁的怒火。当然,她依旧是一个无神论者,暂时把执岁当做了超越想象的强大生物对待,没因此......

本章未完,完整章节请扫码阅读

完整章节内容仅支持手机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