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周逸虽然喜欢装逼,但也不会装到这种程度,更不可能会拿自己手下的生命来装。

  但这一次,他并不是纯粹的为了装逼。

  这一次,这一战,对于圣殿骑士团的意义,可以用至关重要来形容。

  并未提前宣称,却是圣殿骑士团与高台桌的势力之间的第一次正面对抗。

  也是如此大规模的,展示在世人面前,打出自己名号的一战!

  三十分钟的车程。

  血雨腥风。

  每一步的前进,都有数名杀手想要动手,但仅仅只是下一秒,他们便被人群之中隐藏的圣殿骑士找出来,杀死。

  路旁倒下的杀手,并没有引起路人的惊慌,他们对于杀手的存在早就习惯,甚至到了漠视的程度。

  警察对此不管不问,国家对此选择忽视,普通人,又能如何?

  不是没有人的亲人被杀了之后想着报复,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电影主角,不是每个人都是约翰·威克或者韦斯利·吉布森。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一个人干掉四百多号人,就为了一条狗;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一个人端掉一个存在了上千年,全是挂比的组织。

  在来自杀手的生命威胁、社会的忽视、法律的空洞下,普通人只能看着,就那么干看着。

  但是,仇恨的种子,总是会埋下的。

  这么多年,以来,到底埋下了多少颗黑色的仇恨种子呢?

  周逸观察着周围,时不时的,用手中扳手击落那些隐蔽射来的子弹。

  当他看见,那些路人看到杀手们倒下,眼中闪过的一丝畅快之时,便已然清楚。

  种子,早就发芽,成为了一片黑暗之森。

  就等着他,带领着其他圣殿骑士们,来将其制造成木舟了。

  ……

  三十分钟,不多不少。

  周逸完美的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带着艾瑞抵达了纽约大陆酒店的门口,并且将他送了进去。

  留下了,身后的一条,血腥之路!

  虽然住大陆酒店需要身份,也就是所谓的【效忠于高台桌】,要么是杀手,要么是其他组织的人,但是既然店长温斯顿都已经是自己人了,那么自然也无需在意。

  所有享受高台桌服务的人或者势力,自然也都需要承认高台桌的地位,成为高台桌的附庸,这也是高台桌的势力遍及了整个地下世界的原因。

  “您可真是……”温斯顿叹了口气,“纽约大陆酒店的杀手,在短短三十分钟之内,少了百分之二十。”

  “才百分之二十?”周逸反问。

  “那是相对于总数量来说的,要是用杀手等级以及活跃程度来算的话,已经近乎少了一半了。”温斯顿叹气就没停过,“用一句横尸遍野来形容,毫不夸张。”

  “用来作为圣殿骑士的登场,也恰到好处。”周逸点头微笑,“好了,反正都不是自己人,死了也不心疼,更何况死的还这么有价值,不是吗?”

  “说是这么说的没错,”温斯顿点头,“但是怎么说我都做了四十多年的大陆酒店老板,这么一换,忽然有些不是很适应。”

  “现在你也是酒店老板,只不过兼职了另一份工作而已,”周逸笑呵呵,站起身来,“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去解决那边的事情,对了,悬赏金加了吗?”

  “当然,”温斯顿微笑,“大陆酒店从不吃亏,我估计,高台桌那边也在准备审判呢……不久之后,估计就会来了。”

  “高台桌要东西,大陆酒店要钱,圣殿骑士要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